專訪—黃淵泉1.jpg  

1990年,黃淵泉教授曾於中廣主持古典音樂節目「多彩多姿的吉他音樂」入圍金鐘獎,與幼女合照於頒獎典禮上。

吉他的追夢人:黃淵泉

   人如果沒有夢想,沒有希望與期待,那怎麼會有收穫呢?那怎麼才談得上成就呢,我們一個人,一輩子只活一次,所以不管怎樣一定要做一件非常得意、開心的事,才算沒有白活一場,如果真的失敗,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最重要的是你曾經為自己的理想活過,而不純粹只是活著而已。所以,請不要讓別人偷走你的夢想,或者讓他們對你說夢想太遙不可及。

人生有夢固然重要,築夢踏實才是根本。好說空話的人,往往沉溺在成功的幻想中,而耽誤了努力的時機。有些人好高騖遠,不切實際,凡事總以為一蹴可幾。只有付諸行動,所有的夢想與願望,才不會變為空想。陳之藩說:「要滴下眉毛上的汗珠,才能撿起田中的麥穗。」只要我們腳踏實地,以堅強的意志,堅定的信念,充沛的戰鬥力,以及忍耐艱苦的行動力,成功就不會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為自己出征,才能擁有真正的自我。不斷築夢踏實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休管旁人的冷言冷語,勇敢地踏上追夢的人生旅途吧!

音樂家黃淵泉就是一位敢於做夢、追夢的人,他是一位來自於嘉義縣六腳鄉蒜頭村的鄉下青年,從小對音樂的有一份執著與熱愛,他總是堅持實現自己音樂夢想的道路。為此,他曾放棄自己的事業,遠赴西班牙學習就是為了要一圓他的吉他夢。在經過多年音樂學習的奮鬥後,他終於學成回國了,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支撐下,完全憑藉自己的努力,而在吉他樂壇上闖出自己的一片天。這說明凡事只要有心,你的願景即將會像彩虹般的亮麗。如果說成功是屬於堅持到底的人;那麼黃淵泉的成功,就是屬於對夢想永遠堅持到底的人。

蒜頭村是六腳鄉的鄉治中心,早期擁有「台糖寶庫」之稱的蒜頭糖廠坐落於嘉義太保的高鐵站西北邊3公里 處,鄰近嘉義故宮南部分院工程已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對面就是嘉義縣政府所在地。轉型的「蔗埕文化園區」保有相當完整五分小火車,坐老火車,吃台糖冰品的遊程,是每一位訪客造訪的兩大目標。

六腳鄉有兩位在政壇上較傑出的人物,他們是前法務部部長廖正豪與前警政署署長、現任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而在國內古典吉他樂壇頗為知名的音樂家黃淵泉,與此榮耀,莊維仁的父親莊錫三先生,祖籍台南縣柳營鄉,早年負笈日本,自早稻田大學工學部畢業後,受聘於台灣糖業株式會社擔任機械工程師,而派遣至蒜頭糖廠擔任修護所主任職務。他也是一位古典吉他愛好者,也是莊維仁的啟蒙老師,原本全家人一起要遷移糖廠宿舍。只是當時莊維仁學生時代,不便遷移而留置台南新營讀書,錯失兩人在蒜頭見面的機會。蒜頭糖廠高聳矗立的煙囪已是鄉內醒目的地標,而昔日生活各面向一應俱全的生活圈,包括車站、宿舍、學校、商店……是傳統農村中的一個別有風味的日式社區。蒜頭糖廠內還有一座具有巴洛克風格的介壽堂及其他特別的建物留待回憶。

黃淵泉,1948年出生於嘉義縣六腳鄉蒜頭村,在家中排行第五,是母親的第三個兒子。世世代代在這廣闊平原上過著農村樂天的生活。蒜頭村是一個純樸又寧靜的村莊,這裡綠野遍地,除了甘蔗,還有稻米、玉米、甘藷、高粱、蘆筍等主要農作物,以及著名的灣內花生。成長在這裡的孩童是天真無邪的,這裡沒有城市的公園、遊樂設施、運動場地,更沒有安親班、才藝班。課餘時光,黃淵泉總是呼朋引伴與鄰居小朋友一起玩遊戲,他小時候非常調皮,會對妹妹惡作劇之外,還能變出具有「獨創性」的頑童戲法,去戲弄大人而自得其樂。他的童年過得雖清苦卻快樂,在物質缺乏的時代裡,他卻能激盪出內在的潛能,有助於啟發他創作創新及思考想像的能力!他一向好奇,觀察細緻,具有不可壓抑的冒險精神,及對權威管教寧願挨打也不肯服從的個性。他的個頭長得高大,在孩群中總是扮演領導者的角色!

黃淵泉從小沒學過音樂,但是具有敏銳音樂特質,音樂往往是過耳而不忘。就讀蒜頭國小期間,精力充沛,好動又貪玩,功課也維持中等以上,但對音樂課程,竟有期待的感覺。教室裡那台老舊風琴,是黃淵泉迷戀與渴望的幻想。每當指導老師上音樂課時,跳躍的琴鍵發出的樂音,輕輕地彈奏,就能帶著黃淵泉起飛,飛向那無限自由的天空。他覺得自己在音樂中變得不一樣。那年代,學音樂是奢侈的,只有醫生的小孩才能享受到這種褔利。黃淵泉當然沒機會,能摸得到的樂器只有那台歷盡風霜的老風琴。直到了小學四年級時,有一次下課,他按捺不住內心的渴望,想要用自己的手指,單獨與老風琴對話。趁老師、同學都走了,獨自躲在教室裡偷偷彈風琴,摸索音階,彈出課本上的曲子。在短短的時間內以生澀的手指觸摸琴鍵,從風琴裡發出不協調的和聲,這聲音已經讓他沉醉了。但是偷偷彈琴的他,很快就被逮到了。從此以後,老師把風琴鎖起來。但是黃淵泉仍然不死心,屢次想盡辦法偷彈風琴,甚至於破壞了風琴而招致學校的懲罰。其實在他的音樂世界裡,已經正在醞釀萌芽,只是當時經濟條件不允許,而壓抑他音樂的成長,這個時候的他只有默默等待機會的來臨。

初中畢業後,黃淵泉離開嘉義到高雄,住在大姊家,並就讀屏東一所私立高中。在音樂的道路上,大姊、大姊夫兩位是提供最多協助的人;在生活的照顧上,也使這個缺乏父蔭的家能安然度過逆境。高中時,黃淵泉的音樂世界擴大了,也得到較多資源。他不僅擁有一副好嗓子,還參加軍樂隊,吹薩克斯風、練小喇叭,還曾代表學校參加全國薩克斯風比賽得第一名。音樂的種籽開始在他身上發芽、成長、茁壯。學聲樂的音樂老師曾對他說:「黃淵泉,不要辜負你的一副好嗓子。」老師的激勵,黃淵泉永遠都記得。多年後提起這句鼓勵、賞識的話,他仍然眼眶微濕。其後,大姊幫他圓了音樂的夢想,幫他買第一把小提琴、第一把吉他,而且付學費讓他學習一年小提琴,黃淵泉非常珍惜這個學習的機會,為了不辜負大姐的期望,每天苦練數小時。之後的軍旅生活,黃淵泉有幸進入軍樂隊吹奏薩克斯風、喇叭……等樂器,樂隊一天只上班三小時,他在軍中反而得到更多練習的機會,對音樂的精進幫助不少。

退伍後,為了實現他熱愛音樂的夢想,曾經陷入生計與興趣的長考。以當時的環境,不可能讓他有時間慢慢築起夢想,而把音樂視為他的最愛。他必須立刻學得一技之長,來負擔家計。於是,黃淵泉帶著簡易得行李,就隻身北上找工作。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肯做,不怕沒有工作,很快地他就找到一家鐵工廠,並在這廠裡待下來了。他的學習能力強,任勞任怨,全力以赴地去完成老闆所交代的任務。他的待人親切、和善風趣,又是一位富責任感、有勇氣、敬業、聰明上進的青年,很快地他就學會基本功夫;但他仍然不以此為滿足,於是便白天上班,晚上上課學製圖。不出兩三年,就自立門戶,開了一家鐵工廠,同時也和朋友合作開了貿易公司。他一向充滿幹勁與企圖心,又能做到超乎客戶預期的成果,因此生意很好。在貿易方面,他喊出的口號是:「只要你說得出,我就幫你辦到。」之後的幾年,事業也蒸蒸日上,經濟與生活上也漸漸穩定,讓他有能力養妻活兒,安頓了現實。

雖然工作、事業忙碌,卻無法忘懷他的最愛,當大家下了班,別人去應酬喝酒,他卻是回家彈吉他。吉他像是與他有種天生的緣分,總是相互吸引著彼此。在學習吉他之前,他曾跟隨 楊文標 先生學習小提琴一年。開始了學習吉他之後,便放棄了小提琴,不過他覺得並沒有浪費這一年的時間,因為音樂是相通的,即使是不同的樂器,卻有共同的音樂語言、共通的技巧、指法;樂器結構雖然不一樣,弓奏與彈奏又是不同的領域,但是兩種樂器的表現手法卻有其共通性。在自學吉他那六、七年間,僅靠一本在中華商場找到的《卡爾卡西吉他教本》當教材,其餘全以聽唱片來摸索學習,尤其是松竹唱片公司發行的兩張一套的西班牙大師塞戈維亞(Andres Segovia)專集,更是他學習模仿的範本。

專訪—黃淵泉2.jpg  

黃淵泉教授示範吉他上,六個Re的指法 (上圖)。1998年與太太家居生活照。太太:王佩韻小姐是一位拼布藝術老師(下圖)。

專訪—黃淵泉4.jpg  

黃淵泉教授西班牙留學期間於馬德里市區拍照留念(左圖)。1991年之後,連續五年的寒假去西班牙,隨安東尼.馬林(Antonio Marin)學習吉他製作(攝於Marin工作室前─右圖下)。1989年偕同黃政德老師前往西班牙音樂營之旅(攝於西班牙火車上─右圖上)。

專訪—黃淵泉4.jpg  

吉他營與外籍演奏家,William  Kanengiser合照(左圖)。黃淵泉教授與甫回國大鍵琴演奏家─張珊卿老師舉辦音樂會(右圖上)。與小提琴演奏家麥韻簧老師合奏演出 (右圖下)。

◎文章繼續往下一篇瀏覽↓

全站熱搜

agen9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