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何武雄1.jpg

世界知名吉他演奏家—納西索‧耶佩斯Narciso Yepes來台演奏會,由國內吉他人士設宴款待,何武雄於餐後專程前來拜訪(上圖)。西班牙古典吉他界的巨星貝貝.羅梅洛(The Romeros),在嘉義演奏後,試彈何武雄的手工琴,兩人彼此相見歡(下圖)

精湛工藝,優雅琴聲,催生著心靈的糧食

    生命要不斷接受挑戰,若學了一身功夫,只敢在游泳池裡划船,永遠無法知道海洋的美麗。新手走秀難免膽怯,總是上台前告訴自己︰我要相信自己是美麗的。勇敢表現自我,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只要有心,沒有辦不到的事情。我們常用直覺去判斷事情,卻很少訓練自己用理性態度去思考問題。人類心靈身處,有許多沉睡的力量,喚醒這些人們從未夢想過的的東西,巧妙的運用,便能徹底改變一生。何武雄追求精湛工藝,懷抱優雅的琴聲,催生著心靈的糧食。相信音樂是一種語言,可以直接替自己傾訴心事,並與他人的苦樂發生共鳴。心中永留美麗的世界,看見自己的能力,眼中捕捉世界的美麗,讓自己擺對了位置,掌握競爭的優勢。

1945年何武雄出生於台中縣霧峰鄉,在鄉下困境的環境成長,養成克勤克儉的本性,造就他有一股堅韌的特質。他認為要努力,才有收穫。學習古典吉他的人,都應當認識到古典吉他生命力的核心,就是獨特的、變化無窮的音色。學習古典吉他的關鍵,就是如何去掌握發出這些音色和控制這些音色的方法。然後再用這些不同色彩的聲音,表達自己心中多層次的音樂語言。17歲年少的時候,何武雄有了自己的想法,對細膩的工藝有良好的基礎與興趣。因而選擇學習機械式鐘錶修理。他專注做自己擅長的事,花大量時間練習,直到熟能生巧。想要成長、要超越,就要「多學、多做、不抱怨」─忍得住寂寞,也禁得起一刀、一錘、一銼的雕琢,才能使自已學到專業的技能。

《何武雄與台灣吉他前輩–張喬治、林棟材老師》

19歲跟著舅舅及表哥學過油漆與裝潢工作,對製圖對比,以及木工入門有精細的概念與角度美學…等。這對他日後製琴的知識與智能,已潛伏在自己的心靈中。何武雄一直熱愛吉他,他對製作吉他情有所鍾,他熟知在晨昏日夜的忙碌中,製作吉他是一項報酬率較低的。但是只要有了一份愛與堅持,永遠不要放棄任何學習機會。經歷四十餘年折磨與試煉後,仍能挺身向前的勇氣,一切寄予無限的期許與盼望,為藝術之神的無私奉獻,正是他責無旁貸的使命。本身具有木匠技能的他,熟悉木材特性,在選材與取材時更為慎重。製琴技能除了請益專業人士的工法之外,對於製作吉他相關專業書籍與資料,不斷去吸取新知揣摩並接收西洋製琴技術。

何武雄手工靈巧、製作精緻、細膩、慢工出細活的吉他。打造出一把有生命的樂器,在於力求盡善盡美的成品出來。使得每一把琴的音色高音甜美、低音渾厚,傳遠性極佳,共鳴及分離度分明且亮麗,是具有潛力的吉他。他的工藝精湛,整體品質已達到國際水準。更讓人難以相信,他的工作場所就在台中市太平區,車水馬龍的中山路上。一把足以成為工藝典範的吉他,是融合木工技藝,展現吉他的工藝之美。

《何武雄與台灣吉他學會採訪者林正言監事》

林正言南下台中專訪台灣吉他製琴家-何武雄老師,期許更能了解何武雄老師的近況。以下是訪問的內容如下..

Q:何老師你好!此次能拜訪,我感到非常的高興。請問你是甚麼時候才開始製作吉他呢!基於何種因緣,讓你製琴產生興趣,可以描述當時的心路歷程嗎?

A:是的!謝謝林老師的到來。應該從我在當兵期間說起,約1966年我在左營服兵役的第二年,部隊在訓練課程,固定安排課外活動時間。三五成群的弟兄們,各自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聚坐在草地上,喝酒聊天或打撲克牌等..玩樂。我認為那些都不是我的興趣。因此我才利用假日到高雄學吉他。

       就在我與黃潘培老師學吉他期間,得知他教學用的吉他,都來自台南的「新聲吉他工房」,因為我對任何新事物都很有興趣,於是就跑到台南的製琴工房實際了解。一進門我就聞到濃濃的松木味道,看到兩三位木工師傅正在用刨刀,拋光桌上的吉他表板(台灣冷杉)。感到很有興趣!心想;我對工藝具有天份,是否;將來退伍下來可以考慮從事此行業?臨走前也向他們買了一把背側板用”台灣烏心石”製的吉他,價位在350元。

 然而我為什麼要從事製造吉他這個行業呢?應該說是判斷錯誤吧!當時我在想;我住中部是盛產木材的地方,從大雪山運出來的木材,在東勢就有十幾家木材行。那時一支木材原木(長約15台尺X直徑3~4)的規格,一支木材售價約台幣3千餘元。如果被切割成吉他用的表板,大約可製成200~400支吉他。我認為這是很有利潤的商機。

 事實上;不是那一回事,因為木板的密度與硬度不足的話,無法製作吉他表板,只能做力木而已。還有;折損很大。一株原木材實際上只能取得約40~50組的吉他表面板而已。而且剛從木材行運回來的木材需要時間去曝曬,經過乾燥。因此每天需要搬到外面,一張一張的披開成圍牆狀,藉由陽光照射達到乾燥效果。黃昏時,又要將木板搬回室內存放。相同的事情,每天必須重覆工作,大約要有兩個星期的工作天。早期製作吉他,就是要如此的辛苦。

《何武雄與台灣吉他前輩–莊維仁老師》

Q:剛開始你試作吉他,是否有人幫你或有人指導你?

A:剛開始製作吉他,大約於1968年底,我只憑自己的想像力去揣摩。因為自己是彈吉的人,懂得一些吉他輪廓和結構上的基本原理。至於吉他的圖形,我特地去台中拜訪一位吉他前輩:林水占先生;他是開業跌打損傷的中藥店負責人。因為他有收藏約5~6把日本製吉他,於是我選擇了一把音色較優的尼龍弦西班牙吉他,作為我製作吉他的模型(一直沿用約30)。林水占 先生告訴我說:當時他買這些吉他的金錢,以現在換算,足以買下當今台中市練武路一帶的房屋2~3間。

     此時令我感受到音樂人,對吉他的執著與愛好;勇敢表現自我,見識到自己的優點,其精神可嘉。記得我第一次製作吉他,是到霧峰市區的木材行,檢下店裡廢料去試做的。有一種木材叫To-Gag(讀音),我用它做側板與裡板,側板的彎曲,我則參考做”蒸籠”的彎曲效果。裡板則用4塊的木片去組成,然後要組合音箱時,因為;之前沒有與專業人士學過,不知道如何使用何種工具 (當時沒有資訊來源)。只好將吉他放在地板上,然後搬來5~6顆大石頭壓在吉他背板上,很粗躁的去完成3把世界上最粗劣的吉他。

   後來我帶其中一把吉他,去找表哥-馬沙,他曾經在台中”張坤山”吉他工廠上班,擔任學徒工作。爾後離開張坤山的工廠,自己在外面成立-電吉他工作室。當時我帶自己首次製作的吉他讓他鑑識後,得到的評論,被形容像狗啃蝕過的,慘不忍睹。

   直到有一天,我一位大舅舅的兒子,知道我對吉他製造的興趣,才介紹了一位蔡先生與我認識。蔡先生曾經在張坤山先生經營的吉他工廠待過,是當時張坤山最得意的門徒之一,並邀請他到我家來研討,技藝切磋。好讓我有機會詢問他,有關吉他製造上的一些技能。也因為這個機緣,讓我頂過風雨,看到了彩虹,於是邁向製造吉他行業至今。 

Q:請問何老師,你在當兵前是否與人學吉他?那時候的情況如何?

A:說真的!在我當兵之前我並沒有認識任何吉他老師,但是在小學時(1955)在教堂裡曾聽到傳教士用吉他伴奏,教小朋友唱教會歌曲。那時候我對吉他沒有甚麼特別印像,更沒有想到要學吉他。到了1958年期間,我就讀初中時,在住家霧峰林家的祖厝旁的民生路上,陸續看到有略似高中生或社會人士,肩膀上背著西班牙吉他,而且愈來愈多。

    之後經由我的查訪,得知受日本電影劇情的喧染。出現劇中的主角-小林旭 時常穿著,不扣鈕釦的白色西裝與內穿花襯衫且不梳妝,很時尚又海派的西裝頭。在豪華的白色小遊艇上,彈吉他唱歌娛樂。在他主演的《再見南國》《流浪的吉他》風靡一時。好像多面性格,如遇到有人鬧場或一群無瀨漢要欺負女生時,都會遭到他的吉他打得像落水狗般。

       在那個時期,街道上自然出現不會彈吉他,而又很喜歡手握吉他琴把,將音箱放在肩膀上的青年人。這樣帥氣表率卻掀起台灣初期學西班牙吉他的熱潮。(:古典吉他-在那個時期一般人都稱西班牙吉他)

《何武雄於課堂上,吉他教學的示範彈奏》

 憶起當兵前1962年間,在霧峰鄉的住處,一位任職於台灣省教育廳姊姊的女同事。帶了一把用絲布袋子,裝的新吉他到我家來,表示要暫時存放在我家裡。事過一段時間未來取回,好奇的我;撥弄了琴弦,得知吉他音色非常優,聲音也雄厚與琦麗。讓我難以想像中的美,這也是深深觸動我學琴的動機。於是就到台中市中山路的一家樂器行,買了一本古賀政男所編「古賀30日練習」吉他教本。

 這段期間;我在家裡,常常利用工作之餘,拿出教本來研究與摸索。但是我只能彈音階的Do Re Mi,和簡單的C大調和聲,即CFG7的伴奏和聲模式。後來學會古賀政男「酒與淚」的獨奏曲。之後;又練了一首法國電影主題曲L'eau vive,直到19658月,我入伍當兵前,只會這兩首曲子。

Q:我有一點疑惑,你姊姊的那位同事居然已買了吉他;為甚麼自己沒有彈琴而將吉他放在你家,致使你能有機會可以學吉他?

A:這點我也不清楚!據我了解,當時的確有很多年青人喜歡在街上走路時,肩膀上背著沒有裝袋子的吉他。好像有意引起別人注意,看清楚自已的姿態,特意要耍帥的。或許那位女同事,也是想趕上時髦吧!

Q:請問何老師,當兵期間是否與其他老師學吉他?  

A:1966年服兵役期間,隨部隊分發至高雄左營半屏山,進駐陸戰隊營房。因為想打發在部隊的刻版生活,遂利用假日至高雄市區學吉他。先後求師於張喬治、黃潘培老師,直至退伍為止。

Q:除了製作吉他之外,你也教人彈吉他嗎?

A:製琴之餘也兼任吉他教學工作,我在上課中與學生的互動,如同好友一般。老師付出真誠與關懷,讓學生感受到,有效善用雙向溝通,達到教學與學習的情境。

Q:聽說你曾經接受當代美國最優秀的製琴家,Gregory Stuart Byers(葛瑞格利•拜爾先生)指導製琴的技能嗎?

A:2002年邀請葛瑞格利•拜爾先生到台中市太平區自己的工作坊,指導我弧型吉他的表板製作法以及傳授具良好聲波、張力的木材選擇法。面對面地做細膩的評鑒及工藝、技術傳授事宜,真是受益匪淺。

以上為今天訪談內容:

專訪—何武雄2.jpg

1966年何武雄於服兵役期間,在高雄黃潘培音樂教室練習情形。並在師生成果發表會上,以一首「阿拉伯幻想曲」博得觀眾的掌聲。

專訪—何武雄3.jpg

何武雄文訂之喜後,帶著未來的太太去遊玩,旨在增進兩人之間的感情,為日後建立一個美好家庭而彼此互相了解,他們婚後的幸福美滿,來自於彼此的信任、容忍與互相尊重。長女的的誕生,帶給他無比的喜悅與快樂,這也是全家人在背後默默支持他製作吉他的精神支柱。


黃政德、黃淵泉、簡春來、邱慶麟與林正言…等,五位琴友專程從台北南下台中,參觀何武雄的製琴工坊。多位好友的鼓勵與支持,激勵何武雄持續的邁上自己畢生之吉他製作生涯。

 

◎口述:何武雄老師

執筆: 林正言 先生。校閱:陳彩蓉小姐。

※ 採訪者:台灣吉他學會監事 林正言先生

採訪時間:201371日(星期一)下午15:3020:30pm

於台中市太平區中山路(何武雄手工吉他工作坊)

文章修訂於 2018/7/15

 

全站熱搜

agen9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