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淵泉8.jpg  

黃淵泉教授的芬蘭小外孫瓦軒(Vincent)2011年5月7日 在赫爾辛基出生,帶給他無比的喜悅。暑假期間小外孫遠從芬蘭回來台灣渡假,祖孫兩一起享受歡樂的時光,洋溢著幸福、美滿、快樂的滋味。

吉他的追夢人:黃淵泉

黃淵泉後來考上YAMAHA任古典吉他講師,公司派一位曾留學西班牙的日本吉他老師小泉忠雄來幫他們作職前講習,帶來新的教材、曲目,黃淵泉如獲至寶。第一天,老師交給每個人五首曲子,一週內,黃淵泉已把五首魏拉.羅伯士(Villa-Lobos)的前奏曲背熟練了。指導老師透過精通日語的高哲彥經理翻譯對他說,他很難相信黃淵泉是第一次碰到這些曲子的。但是,小泉老師一年只來一次,間斷的課程無法滿足他的學習欲望,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年,直到李世登老師的出現,才真正的開啟了他嚴謹的吉他教育。

李世登先生印尼華僑,1946年出生於萬寶隆,1971年以「同等學力」的資格考入西德魯爾國立音樂學院主修吉他,副修指揮;1975年以最高成績獲得「演奏家文憑」。當他回台灣來開音樂會時,黃淵泉一聽之後驚為天人,便登門拜師學藝,三年內風雨無阻,學費不夠,便努力加班賺取學費,如此辛苦,他卻甘之如飴。三年後, 李世登 先生娶得美嬌娘遠赴美國發展,便把學生交由黃淵泉來教導,這對他來說無疑對是個任重而道遠的使命;雖然收入頓時增多,相對地壓力也增加不少,為了滿足學生們的學習,黃淵泉只好更賣力地學習。

「學然後知不足,教爾後知之困」,於是他在教學兩年之後,為了充實音樂方面的知識,便萌生出國進修的想法。最後在取得家人的同意與支持後,便決定放棄工作,而遠赴西班牙馬德里皇家音樂學院攻讀古典吉他學位。做這個決定,其實也是受到好友方銘健先生要到美國留學的影響。這都使得黃淵泉對出國留學的意願越來越強烈,便把這幾年來經商的錢全都投資在留學上面,專心為一圓出國留學的夢想而去實現他堅定的願望。

這個時候的黃淵泉已經35歲了,他擁有一個甜蜜的家庭,正是家庭事業兩得意的時刻,這時他毅然地放棄鐵工廠的事業,而千里迢迢遠赴異國深造,卻也見證了音樂女神召喚迷途羔羊的神力。有句名言:「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只要是事業上有成就的男人,一定都有偉大或含辛茹苦的太太扶持。為實現吉他夢想,黃淵泉有太太默默的支持,她無怨無悔,犧牲奉獻。他的太太、拼布藝術老師王佩韻說:「結婚不久,就發現婚姻裡最大的『天敵』是那把吉他。而他要出國留學的心意已決,與其讓他後悔一輩子,倒不如我自己先辛苦這兩三年。」於是,黃淵泉以蠻牛精神苦學西班牙文,而且更加勤奮的練琴;就這樣,隻身飛向古典吉他的發源地──西班牙。

原本只準備一年旅費,以圓赴西班牙學習吉他之夢,但他卻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馬德里皇家音樂院高年級班,從七年級唸起,而後他及時把握時間,自知起步已晚,機會得來不易,便拿出創業精神,以拼命三郎的幹勁拼學業,花三年的時間修完學業。38歲那年,黃淵泉學成回國。此刻,讓他回想起 李世登 先生教給他的音樂基礎竟然如此扎實,使他得以順利完成西班牙馬德里皇家音樂院的學位。

後來受到荷蘭木笛大師布魯根(Frans Brüggen)的影響,對木笛產生了興趣,同時在音樂學院雙主修木笛與室內樂。1985年學成回國後,便利用寒暑假時間遠赴歐洲參加音樂營以充實音樂及古樂方面的知識。1991年後,連續以五年的寒假去西班牙隨安東尼.馬林(Antonio Marín)學習吉他製作,期間還去維也納向史地格(Stigel)教授學習製作木笛,並有機會和西方人在教堂裡一同演出,這是很值得黃淵泉回憶的音樂學習之旅。

即使現在已身為人師,並在古典吉他樂壇上闖出自己的一片天;但對黃淵泉而言,學習是沒有終點的,這是他人生的座右銘。他推崇一位西方哲人說的「許多人在四十歲時即已去世,但在八十歲才舉行葬禮」這句話,唯有讓自己不斷的學習精進、在知識上充實努力,這是黃淵泉一直秉持的觀念。為此,他55歲考上了輔仁大學藝術學院音樂研究所博士班。他自謙地說:「因為當老師久了,自覺彈性疲乏,而輔大音樂系所開設第一屆的博士班招生,所以正好可以有課題來督促自己努力,充實自己。」對於重作馮婦又當起老學生,離上次當學生的日子,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但他總是那樣的樂觀、執著、熱情,勇於追夢,勤於圓夢;這期間,他一週之內總是不辭辛勞僕僕風塵,南北奔波,遠到臺南應用科技大學(前台南家專)任教,還得兼顧輔仁大學兼課與博士班的學業。2011年是黃淵泉人生最豐收的一年,他的芬蘭小外孫瓦軒(Vincent)5月7日 在赫爾辛基出生了,黃淵泉升格當阿公了。與此同時,在熬過博士班七年的課程後,於6月8日 獲得了博士學位,這真是雙喜臨門,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呀!

對於他在音樂上不斷創新、追求卓越,時常嚴格的要求自己用功學習,並以終生學習為他一生的宗旨。2011年7月22日 ,黃淵泉受邀帶領「XXI世紀古樂團」遠赴西班牙馬德里巡迴演奏,獲得西班牙當地音樂界人士的讚賞。當時成立「XXI世紀古樂團」的宗旨,是為了讓來自各校的音 樂 老師,彼此有互相切磋的機會,交換教學經驗,因愛好音樂,而相約成立古樂團。由黃淵泉擔任團長,每週利用假日固定團練一次,不只研習直笛、還有吉他、古六絃琴、風笛、陶笛、排笛、拉笛、木號、手鼓等樂器,來增加樂團演出曲目的深度與廣度。今年(2012年)6月2日 淡水馬偕日,他的樂團獲邀於淡水藝術中心開幕當天演出一場音樂會,他於音樂會前後,吹奏風笛,吸引不少遊客的目光。活動結束後,現任的區長也是他的老朋友 蔡葉偉 先生,當場邀請他於10、12月再舉辦兩場音樂會。

六年前中國大陸成立直笛(大陸稱「豎笛」)音樂教學,中小學樂器教學研討會成立大會時,邀請黃淵泉去演講,並帶領台南學生樂團赴廣州市演奏,頗獲好評。隔年再度受邀到北京中小學教學並為他們講課。去年第三屆成立大會時,黃淵泉以唯一外賓身分再度獲邀為他們講課。中國官方表示,將邀請他編寫大陸中小學直笛教材及教師手冊;人民音樂出版社社長,親口邀請他擔任中國直笛教學活動的總顧問;南京師範大學也希望黃淵泉為他們的音樂學子講課。2012年7月15日 受邀赴哈爾濱指導當地的教師直笛團,為期一周。這說明了黃淵泉在音樂上的成就,深獲大陸教育當局的肯定與支持。

黃淵泉目前任教於國立臺南應用科技大學古典吉他、木笛主修、樂器學、古樂合奏及室內樂課程,並兼任輔仁大學古典吉他主修與合奏課程。他是一位學者音樂家,在講堂上的授業,擁有完美的心靈形象,熱忱的態度,有時透過經驗分享,意見交流,教學相長,創造精湛的教學能力。1990年,他曾於中廣主持古典音樂節目「多彩多姿的吉他音樂」入圍金鐘獎,這是他在音樂上的成就與榮耀。

光陰匆匆流逝,曾經的青春也早已漸行漸遠,半世紀的音樂生涯,使黃淵泉從青春年少而步向壯年。今年64歲的黃淵泉,每天仍勤於練琴,在音樂上的魅力依然光芒四射,雖然他的人生也經過幾多的波折,但仍漂不去那燦若星辰熠熠生輝的名字。也只有像他這樣的音樂家,才會用一生的時間去追夢;然後再用一生的生命去實踐對自己、對朋友、對他人的承諾。在做吉他追夢人的這一奮鬥歷程,可以說是黃淵泉一生的縮影,他追尋音樂的道路永遠不會被湮沒,因為有他,已然成了話語吉他樂壇不老的永恆。

專訪—黃淵泉5.jpg  

2005年中國大陸成立直笛(大陸稱「豎笛」)音樂教學,中小學樂器教學研討會成立大會時,邀請黃淵泉教授去演講,並帶領台南學生樂團赴廣州市演奏,頗獲好評(上圖)。2010年於私人俱樂部演出室內樂演出(下圖)。

專訪—黃淵泉6.jpg  

黃淵泉教授20歲當兵前的沙龍照(左圖上)。獲邀北京宣武區中小學教師直笛教學(左圖下)。西班牙吉他教授R. Ballestero與佛拉門歌舞蹈友人(右圖上)。試彈浪漫吉他於西班牙(右圖下)。

專訪—黃淵泉7.jpg  

蒜頭糖廠內保有巴洛克風格的介壽堂,以及傳統農村中別有風味的日式社區景物(上圖)。六腳鄉蒜頭村交通地理位置,處於嘉義太保的高鐵站西北邊3公里處。嘉義吉他老師─許福財(許禾)先生、黃淵泉教授與正言故鄉,正好處在三角點,交通便捷,鄰近嘉義故宮南部分院;對面就是嘉義縣政府所在地。

 ◎口述:黃淵泉教授。

執筆:林正言先生。校閱:陳彩蓉小姐。

※ 採訪者:台灣吉他學會常務監事陳彩蓉小姐

       台灣吉他學會理事 林正言 先生

採訪時間:2012年7月1日(星期日)下午14:30pm於新北市淡水區 

全站熱搜

agen9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