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紀男1.jpg

1987年正言與美華結婚照,攝於嘉義鹿草鄉竹仔腳老家。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紀男乾爹(後排─左一)是我的月下老人,乾媽─張素娥(後排─左二)、岳父─周買(前排─右二)、岳母─周梁雪 (前排─左一)別號:「開喜婆婆」。

太太的姑姑(前排─右一)、表姐─胡淑貞(後排─右一)、同學─何雪芳(後排─右二)、大妹─周美月(後排─中間)。

黃紀男2.jpg


2002/10/16任職於國策顧問的乾爹─黃紀男夫婦、家眷、友人承蒙陳水扁總統接見。距離他能夠回到任職於五十年前的台灣總督府現址,感到無比的欣慰。

黃紀男3.jpg

1990年乾爹─黃紀男先生(中)介紹我認識台北縣長─尤清先生(左二)、省議員─周慧瑛小姐(左一)、立法委員─盧修一先生(右一)並經常帶我到省議會、立法院參觀。

黃紀男乾爹、乾媽帶我走入婚姻的旅程

  每個人在懷春的時期,都會散發出一股迷人的吸引力,好讓異性朋友彼此來電,平常對於言談之間、行為舉動都會有嚴 謹要求,隨時打伴漂漂亮亮的、保持著清新、亮麗、自然、青春有活力又有朝氣,然後再等待良緣、佳人出現。可是我等到三十歲姻緣遲遲不來,讓我心亂如麻。回想到剛退伍的時候,家人就開始安排相親,大部份都是盡興而去,敗興而歸。幾次挫折後之後,我就冷靜思考一下,決定探討原因,才發現事出有因。自接生婆婆帶我來到這個世界裡,上帝就開了我一個玩笑,故弄玄虛,給我有不完美的地方,也就是有一點缺陷,因為他打了我一把掌後,我一直大聲哭叫,持續好久一段時間,不幸的喉嚨聲帶破裂了,吞食與講話出現問題,當時求助於醫生卻礙於醫術不成熟,醫療資訊不發達,遲遲無法即時治療,造成吞食與講話的缺陷。在成長的過程中遭受到不平衡待遇。偶爾也被欺凌的事件發生,村莊的人都知道某戶人家的小孩,有一位先天缺陷不會說話的兒童。所以這樣的印象,影響了我相親的絆腳石。

其實;當我在14歲的那一年,大約是 民國60722日 的暑假,在台中縣沙鹿鎮光田大醫院接受開刀,整形治療一切非常成功,之後走過一段漫長的時間,自行復健去適應吞食與講話的問題,然後再對我的人生關,做了一個重大的轉折,努力接受旁人對我異樣的眼光,很快地就走入人群與大家共處。成年之後離鄉背井遊走於台北、台中、高雄討生活,後來選擇落居於台北。剛開始進入這大都會上班仍擁有鄉土、憨厚、純樸、老實、鄉下人的本質,那時候有人常說:鄉下的土包子進城了,來形容我。故在離別故鄉多年,村莊的人對我印象只停留在孩童時期,所以每當有相親的時候,對方會透過村莊的人來打聽我的消息,造成莫須有錯覺印象。記得有一年我接到兵役單位的點閱召集,在受訓的地方巧遇同鄉的鄉親,我們在閒聊之間,他透露給我一個信息,原本他有一個妹妹曾經要與我們村莊的男主角相親,但是經委託友人打聽之後,知道這位男主角是一位啞巴,所以他們就取消了相親行程。我聽了之後百感交集,原來他們給我一個不雅的封號,無法擺脫孩提時代缺陷的事實。後來我告訴這位同鄉的鄉親說:“你妹妹相親的男主角就是我”他聽了之後大吃一驚!不可能吧!一位青年才俊、英俊瀟灑、才貌出眾、口齒伶俐、能說善道、音樂素養極佳的青年,竟然被誤傳啞巴。後來他想要再度安排他的妹妹與我認識,我婉拒了。

回顧到19817月的夏天我與朋友相約於台北西門町來來百貨公司購物,而我發現很多年輕漂亮的小姐穿梭於百貨商場,當時我心裡想著只要能夠在這裡上班,預計三個月之內把老婆帶回家。很幸運的有一個職位,我進入這家百貨公司上班。轉眼間過了7年,仍然是獨身貴族一個。因為在百貨公司裡擁有眾多女同事,店員、電梯服務小姐、收銀小姐…等。此種場景猶如在女人國裡,剛開始我的心就已經慌亂了,整個人就陷入迷失自我的境界,每個人都喜歡,同時踩著好幾條船,不小心也全部翻船了,最後落荒而逃。事實上;在很早以前,乾爹就不同意我在百貨公司裡結交女友,茲因來來往往的人太多又複雜,來自於鄉下的我,對繁華的大都會有太多誘惑,容易迷失掉入陷阱裡。所以他堅持幫我物色一位我理想中的伴侶,之後他就帶我到處相親。很快地就找到一位聰穎、賢慧、漂亮、活潑、能力強、又有慈悲心的台北姑娘。經過二個月的交往、認知、坦承、互信。我們就決定相廝守在一起。此刻乾爹剛好到美國與家人團聚,回程又到日本探望當年求學的大學教授、同學、友人,六個月後才返回台灣。這個時候我已經準備好結婚的相關事宜,就在乾爹、乾媽、親朋好友與家人的祝福之下,走向紅毯的彼端步入禮堂,完成終身大事。

提到乾爹─ 黃紀男 先生曾任職於民進黨仲裁委員,並獲聘總統府國策顧問乙職,他的一生充滿著戲劇性的變化,真是多采多姿的。他出生的地方,是現在的嘉義縣朴子市郊松華里“牛挑灣”村莊,這個村莊與我家─鹿草鄉竹仔腳隔鄰。然而他的村莊卻出了許多名人,例如陳明文立委(前嘉義縣長)、 全國 醫師公會理事長─吳坤光醫師(兄弟都是名醫)…等人,表哥─ 黃宏正 也屬於牛挑灣村莊,他長年居住台北,是乾爹─黃紀男叔公,同屬黃家宗親的晚輩,因為表哥的引荐認識乾爹,他看到我為人忠厚老實、熱心助人、善解人意、和藹可親、平易近人並收我當乾兒子,之後幫我介紹女友,提供自己的房間當新娘房,結婚當天乾媽─ 張素娥 女士專程從美國紐澤西洲趕回台灣,幫忙張羅喜宴,我們直到小孩子出生後,才搬回北市萬大路娘家與岳父母同住。    

乾爹─黃紀男小時候非常聰明過人,小學畢業後,一九二九年就考上嘉義中學,當時全台灣僅有九所公立中學,都很難考取,台灣人要進入嘉義中學就讀.成績必須十分出色才行。由於日本殖民政策下的差別待遇,三百個台灣人則只錄取三十七名。前考試院副院長林金生先生(曾當選嘉義縣、雲林縣長),是他嘉中的同學,坐在他的正後方,是班上副級長,他日後為政府單位重用提拔。在這裡,有必要深入介紹他的中學母校─嘉義中學。嘉義中學創立於 一九二四年四月二十五日 ,今年(二零一零年)己滿八十六年,為日據時期全台九家公立中學之一,也是雲嘉地區的最高學府。乾爹─黃紀男是嘉中第六屆畢業校友,當年同窗作古者已經不少,過去他們每年在台北召開同學會,連當年日本籍的同學亦遠道趕來共襄盛舉。古人說:「創業維艱,守成不易」,但光復後的嘉中學生仍能承先啟後,繼往開來。在這個花木扶疏的校園孕育出許可傑出校友。

    嘉義中學畢業後,乾爹遠離故鄉到東京投考日本政治大學繼續深造,畢業後回到台灣,有幸進入台灣總督府(今總統府)上班。他在總督府服務滿三年後,亦即在結完婚不久,便升了官,職銜是「囑託」是種「專員」以上、「專門委員」以下的職務。另一方面,經過了兩年餘在國民精神研修所的見習,島田文教局長正式報予他講師資格,開始在研修所講課。因此他以不同的身分,再次見到了昔日中小學的一些師長,來上他的課,不禁感到有幾分的得意。

乾媽─張素娥是台北第三高女的學生(她與前總統 李登輝 先生夫人 曾文惠女士係同期同學),相貌美麗,臉頓紅潤有若蘋果。在中壢的父親係清末秀才,寫得一手好字。一九四二年四月與乾爹成親。乾爹平時外出工作不在家,日據時期曾外派菲律賓當教官、美軍翻譯官、日本、香港…等地工作,回台在台電、華南銀行、曾文水庫…等單位上班。不在期間乾媽含辛茹苦、育兒教女,撫養四女一男皆受大學以上高等教育,並留學美國而定居於各州,確實謹守了他們相親時,她對他的承諾,也充分發揮了客家人刻苦耐勞的精神。目前乾媽已返台定居於台北,享受天倫之樂。但是乾爹已接受─主的蒙召,安息於嘉義縣朴子市郊松華里→牛挑灣故鄉。

※言歸正傳:真是要感謝黃紀男乾爹、乾媽過去的支持與照顧─帶我們這對伴侶走進婚姻的旅程,建立一個美滿、幸福、快樂的家庭。

林正言   寫于2010/5/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en90 的頭像
agen90

agen90的部落格

agen9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