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音樂與美術之間

    ──專訪吉他演奏家莊維仁(上)

 01.jpg

【留日期間,父親莊錫三與吳晉淮】。 

02.jpg

【父親彈吉他,朋友吹口琴】。

03.jpg

【父親彈吉他,母親傾聽】。

 

前言

一陣如銀瓶乍破、鐵騎突出的吉他聲響起,他的手指飛速地如輪舞動,六弦一聲如裂帛,脆裂的金屬聲響成一道溪流。彈奏至高亢處,快速又似乎不連貫的節奏令人屏息,沒見過吉他還有這麼豐富的彈法,我被感染得興奮莫名。──他被生活一腳踢開,他彈出飽經滄桑的人生,他以為音樂能改變一切,但又明白自己只能屈服於命運……;然而,那些無能為力改變命運的音符卻是那麼美好……。佛拉門哥,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人們都被你迷住了,他也說不清,但是感到他自己一直追逐著它的影子。──他就是莊維仁。

 

誰是莊維仁?「吉他演奏家」、「人民音樂家」、「佛拉門哥吉他家」、「美術家」──他有著太多的稱謂。我想,這些稱謂的存在本身就說明了他的非同尋常。莊維仁的名氣在許多吉他樂迷心目中不小,他是一個忠於吉他音樂的人。究竟是什麼賦予他如此的力量,他為何要讓自己的生命和吉他結緣,把青春和才華都獻給吉他?他如何如飢似渴地追尋吉他之夢?如何在個人事業低潮時仍勇敢地堅持下去?如何帶領「龍門吉他室內樂團」,創出一個個令人矚目的佳績?如何奮力教學,精益求精?如何為培養新一代吉他人才而出力?在這程中遇上了多少的困難?我帶著一串問號看著他。

 

耳濡目染,啟蒙初始

莊維仁,1951年出生於台南縣新營鎮,在家排行老三。父親莊錫三,祖籍台南縣柳營鄉,小學畢業即負笈東瀛,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留日期間與同宿的吳晉淮(歌謠作曲家,後成為遠房親戚)習得古典吉他。返台後任職台糖公司,工作之餘經常撥弄琴弦自娛。年少的莊維仁在長年累月耳濡目染薰陶下,久而久之就對吉他產生了濃厚興趣,自己便偷偷地摸索起來。從小就彈得一手好三味線的日籍媽媽,知道維仁喜歡吉他,不但不加以禁止,反而憑著自己先天優越的音感,不時糾正他學習上的錯誤。天生對音律極其敏感的莊維仁,直到有一天,他和平常一樣,在放學之後偷偷彈著他心愛的吉他,當他模仿起父親彈到他最得意的〈溫泉鄉的吉他〉時,被提早下班的父親發現,並斥責道:「要做戲班仔嗎?」台灣民間所謂:「下九流,剃頭、裁縫、吹鼓手……」的成見依舊,在老一輩人的觀念裡,「樂人」,就一直是「以藝娛人」的「賣藝者」,他的父親當然也不能例外。隨後,父親感到這孩子確實有幾分音樂上的天分,便馬上收起嚴厲的面容,只補上一句叮嚀:「彈吉他沒有關係,但是你不能荒廢課業,一定得給我考上大學。」當時的莊維仁正就讀於台糖附屬的「南光中學」初中部三年級。

 

04.jpg

【台灣著名歌謠作曲家吳晉淮】。

05.JPG

19941222日,拜訪堂兄莊勝重時合奏】。

06.JPG

15歲初學吉他的莊維仁】。 

 

啟蒙恩師吳晉淮

不久,莊維仁就升上南光高中部就讀,有一次於現在的新營文化中心聆聽一場國立藝專音樂科的畢業演奏會,那是莊維仁生平第一次接觸到的純古典吉他的演奏;那也是他與林平岡認識的開始。林平岡與莊維仁的堂兄莊思遠(現今的法國號教父)是同班同學。莊維仁經常透過他請林平岡至台北「大陸書店」代為購買樂譜。高中二年級,這時莊維仁已17歲了,由姊姊陪同北上造訪吳晉淮(台北市北門美國大使館附近),求教於這位知名的遠房親戚,他技驚四座的精彩演出,馬上得到吳晉淮的肯定與讚賞,認為莊維仁適合彈佛拉門哥吉他。於是立刻帶他前往大陸書店購買傳授佛拉門哥相關技巧的教本給他。從此莊維仁便踏上了漫長的學習古典、佛拉門哥吉他的征途

莊維仁的二伯父,在留日期間與他的父親、吳晉淮三人同住,二伯母得叫吳晉淮「七叔」,由於這層關係,二伯父一家人都會彈吉他,因此莊維仁在中學自我摸索吉他期間,就很喜歡往二伯父家走動。堂兄莊勝重(莊思遠的二哥)曾師從善化鎮的林耿棠前輩,他很熱心地給予莊維仁在吉他彈奏上有關姿勢和技巧上的指導,力求養成良好的習慣。據說,經過這次指導後,莊維仁彈奏的速度驟然增加一倍,由此可見演奏姿勢對學習者技巧的提升至關重要。

隨著歲月的流逝,莊維仁對吉他越來越如癡如醉,漸漸地也具有相當程度的領悟,他博採眾家所長,專心學習。有句老話說的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老師只能給你方向、教你方法,想要取得成功還要靠自己刻苦學習,才能夠獲得不平凡的成就。

 

07.JPG

【莊維仁的書法作品】。

 

08.jpg

【莊維仁的素描:呂昭炫】。

09.jpg

【莊維仁的水彩畫:周宜新】。 

 

展露藝術天分

現在大家提到莊維仁,只記得他是一個口若懸河、講起話來滔滔不絕的人,卻絕少有人記得,他小時候,即患有嚴重的口吃,說起話來結結巴巴;加上父母日式傳統嚴苛的教育,養成他木訥而又膽怯的個性。他出生在一個特殊的家庭裡,媽媽是日本人,他的家裡講的全是台語、日語,甚至小學的老師都以日語跟他溝通。由於父母及家庭因素、文化語言環境,他在國語學習上有障礙,說國語的能力出現困難,幼稚園時還為此而「留級」一年。人們經常背地裡指著說:「那個日本婆的囝仔」服兵役時也因日文家書而遭盯上「登記有案」。凡此種種,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可以說是充滿了挫折,從小就顯得相當沒有自信,每次跟人說話總是支支吾吾的,令他更加自慚形穢。

「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必定幫你開啟另一扇窗」,機會只會給有準備的人,也許在我們努力的時候,上帝就悄悄地為我們打開了另一扇窗。患有嚴重的口吃,而羞於啟齒的莊維仁,從小就展露繪畫、書法的天分,他開始用繪畫向旁人展現他的內心世界經過不斷的努力,他的繪畫有了長足的進步。上中學時,他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比賽。初一時就取得校內、新營區、台南縣書法首獎,成果斐然。這都為他日後走上美術之路奠定了基礎。

 

一手絕技放光芒

高中畢業後,原本打算以吉他報考大專聯考音樂系,但音樂系並沒有主修吉他的專業,最終只得以落空收場。他沒有考上大學,父親一氣之下「封琴」,禁止他再接觸吉他。但是,當他在成大附近補習班上課時,看到大學生無憂無慮的唱歌彈琴,不免「技癢」,於是自己釘了一把簡易的吉他練習器,只有一條弦,用一根指頭彈來回彈奏,食指指甲磨平了換中指、中指換拇指、拇指換無名指;想不到,長久下來,練就了一手「絕技」,也就是神奇的顫音(Tremolo),這項絕技,至今仍無人能及。莊維仁的顫音絕技是以拇指來回彈奏的,每顆音粒都清晰無比,而且非常平均。這項絕技還可以用來彈奏曼陀林(Mandolin)。在2004年11月時,莊維仁就憑著這一項絕技,在簡文彬指揮下的台灣國家交響樂團裡客串,彈奏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大地之歌》裡那段曼陀林的部分。如此精湛的演奏技巧,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音樂與美術之間

在台灣,莊維仁最廣為人知的身分是吉他演奏家。這在吉他界絕對是可以記上一筆的。但是,很少人知道他其實也是一名畫家,他的這一個身分,多少被他演奏家的光芒所掩蓋。他才華洋溢,他在繪畫上的學養與天分,使他的人生格外顯得不凡。由於勤於練琴而荒廢學業的他,經過三年「苦讀」,終於考上錄取標準最低的「中國文化學院」美術系,從此開始了他畫筆的生涯。一個從未學過美術的美術系學生,用他鑽研吉他的精神和方法,靠著毅力苦練各項美術技巧,而終於頂著榮光走完大學四年。

莊維仁的「音樂家」頭銜可以輕易地換成「美術家」,曾經一度猶豫該如何在音樂與美術之間取捨的莊維仁,雖然最後選擇了音樂,這並不意味著他因此而放棄了美術;相反地,他對視覺藝術的敏感度,更拓展了他對聽覺藝術的創造力,使他得以在音樂中,猶如美術家以顏料來繪畫一般,以旋律勾勒出生動的線條,以和聲渲染出豐富的色彩。事實上,對於莊維仁而言,儘管各種藝術的素材有所分別,但本質是相通的,其可貴之處,皆在於對生命的關懷,對情感的抒發,亦即一種生命力的展現。

◎  文章繼續往下一篇瀏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en90 的頭像
agen90

agen90的部落格

agen9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